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历史》杂志——官方博客

欢迎访问《新历史》网站www.historynew.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历史》是一本关注历史新知的文化杂志,既不同于书斋里严肃晦涩的学术期刊,更不同于车站地摊摆放的野史八卦,她将秉承“全球视野,轻松讲述”的办刊理念,立足读者,贴近现实,以全球化的视野解读人类的历史,在通俗历史杂志领域开辟和引领历史文化的新读法。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正德我怕谁  

2008-09-02 17:48:08|  分类: 灵异blog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算是开场白

我叫朱厚照。因为我的英明神武,若干年后,民间会流传关于我的故事,你们这些后生小辈或是成为我的FANS,或是将我的故事作为某个PARTY上泡妞的谈资。没关系,只要你们记得历史上有个另类的皇帝,他还有个名号叫“威武大将军 朱寿”就OK了。


还是开场白                           1505920

我的老爸朱祐樘(明孝宗,年号弘治)在我13岁时双眼一闭,两腿一蹬就走了,无奈之下,我小小年纪就顶替上岗参加了工作。由于我的年号叫正德,所以人们也称我为正德,未来的人们将把我叫做明武宗。细心一点,你们会在一些大型图书馆找到一系列的《武宗实录》,那些本子相当于我的日记,比博客详细得多,不过是秘书们写的,读起来多少会有些晦涩,赶我的文采就差太远了。


身边的人                             1506220

我被迫继承了三个“老古董”作为我的老师,他们中最年轻的一个都有50多岁了,要知道,10岁一个代沟,与他们交朋友?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最可气的是,还来不及学会做一个男人,我就被我的家族包办了婚姻,所以老爸死后不久,也就是我14岁的时候,就跟那个职业皇后分居了,我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印象中甚至没有她的娇媚一笑。我相信,凭着我的智慧和威武,我的前途将一片光明!


手头有点儿紧                          150689

虽然身为大国领袖,但我的手头一直都有点紧。由于拖欠和免征,预期的税收很少能收足。我并不喜欢处理这些国家大事,但我也不愿意把这些事丢给文官去处理,因为他们老是跟我过不去,拿一大堆的儒家礼义来压我,而且他们除了“节约”以外,提不出任何增加财政收入的方法。甚至有人还荒谬地提出,要用我的私房钱来支出国家开支,说列代先皇一直就有这个不成文的规定。但先皇们愿意这样做是他们的事,到我这儿,怎么可能呢?我自己是真不够花,所以我拒绝了他们这种无理要求。相反,可爱的宦官们却提出了许多增收财政的方法,比如新的租税、运输税、牲畜饲养和荒地税等,所以我宁愿把这些事交给太监们去做,而且,他们不会像那帮文官那样自以为是的对我指指戳戳。

尽管如此,我还是一直感到钱不够用,国家和我私人都不够。


 吵架真爽                            15061015

作为一个14岁的少年,我相信我的认知是清楚的,几个老古董休想蒙骗我。今天,我跟他们大吵了一架,因为我同意一个太监用盐引采购纺织品。盐引,给你们解释下,指的是政府对盐的特许经营许可。就这点儿屁事,老头儿李东阳唾沫乱飞,他说:“盐引准许持有人从一个指定的帝国专利机构中认领盐斤。拥有的盐斤超过引上规定的数额是严重的犯罪!”他试图说服我,一个皇家太监参与到这种商业行动中,一定会发生贪污事件。他在说事,我则巧妙地把话题重点引到人身攻击上,我说:“国家的事只有太监做得不好吗?你们这帮文官里面,十个人中,好人只有三、四个,坏人占了一大半,这你该是心知肚明的!”在我的坚持下,最终他们给了这个太监一些钱去办这件事,尽管他们的看法没变。


朋友们(1                             15061027

我生命中,曾经有八个太监好朋友,他们是:刘瑾、马永成、谷大用、魏彬、张永、邱聚、高凤、罗祥。我把他们当兄弟一样对待,酒筵时甚至不分尊卑地与他们坐在一起,朋友就是这样交出来的。老头儿刘建、谢迁认为是因为他们的教嗦引诱,导致我不思进取,以“整饬纲纪”为名,主张我把他们办了,只有李东阳明白朋友对我是多么重要,况且历来不都是跟着领导干坏事才能成为领导的朋友吗?后来,为了杀鸡给猴看,我把两老书呆子办了,将他们遣送出都,单留下了东阳老头儿。


朋友们(2                              150777

虽然很多朋友都不能做一辈子的朋友,但随着正德年间的日月交替更叠,刘瑾和张永却一天比一天了解我的心思,而我更够朋友,我安排他们当了大官,实权嘛要掌握在自己人手里。


关于安化王造反                            1510530

安化王朱寘鐇也配造反?这个弱智的小人,他的暴乱仅持续了19天就被扫平,张永和杨一清将他带回北京处决。遗憾的是这次行动虽是在我的领导下进行的,但毕竟不是我亲自指挥的。


我把刘瑾杀了                             1510927

以前一直有人反映说刘瑾贪、说刘瑾霸道专权,文官和宦官都在背后告他的黑状,但我总是一笑泯之,以为这些人不过是嫉妒他与我走得近罢了。直到前几天杨一清和张永处理完了安化王寘鐇之变回来,我设宴赐酒,刘瑾退席以后,张永对我说:“刘瑾要造反了。”我知道这两个人在闹别扭,刘瑾若要造反,必私藏有造反的道具,如无心造反,一场误会顷刻即可冰释。于是我批准了他去查办这件事。没想到刘瑾这死太监,竟然真的藏有珍宝钱财无数,还有大批盔甲、武器、玉印等!我今天把这混蛋凌迟处死,枭首示众了!另外,他处理国事的行政手段全部归零还旧,他领导下的东厂、西厂同时罢除!


今天,我体会到了“义气”                 15101013

刘瑾死了,我更加信任张永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对我好的,我十倍于他的好,对我不好的,哼,咱们走着瞧!


朋友们(3                              151348

说出来也许你们不相信,除了太监之外,我还有一批奴隶朋友。我21岁的时候,把他们收为义子,共127人,赐他们以国姓,这是我生命中的壮举之一。这次壮举为我带来的好处就是,我的朋友钱宁,为我找来很多乐工、番僧和一些新的游戏,他还带我便服穿梭于市井中游玩,真是太刺激了!

朋友多了,真好。


欢呼娱乐化时代                           1513826

钱宁给我引见了一个人,这个人会成为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和知已,他叫江彬。

江彬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的身上有三处箭痕,其中脸上的一道箭伤穿过面颊直达耳根,听说在那场战役中,他拨下脸上的箭继续战斗,我早就想认识这个人了!我最崇拜的人是永乐皇帝,我常常幻想着身著盔甲骑上战马,跟他一样驰骋沙场!江彬的到来,无疑为我的梦想插上了飞翔的翅膀,人生得一知已,夫复何求!为了满足我的战争欲,江彬从边境调来军队,我们将在皇城里练兵、打猎,夜间则在我的豹房与各式各样的人物玩乐。东阳老儿最好气得辞职离开。有一些文官和宦官肯定要唧唧歪歪,我就睁只眼闭之眼,解决这种争论并不是我的长项,一个个都几十岁的人了,还整天吵吵嚷嚷,天啊,假正经,真让我头痛。


宣化游记                                  15171021

我真高兴我能在25岁时,上演生命中的第二次壮举——巡幸去宣化。巡幸者,公费旅游也。上次到达居庸关时,守城的官员不准我出去,他居然锁上门,带上钥匙一走了之,还放出话说要杀死我的一个使者!他XX的,我忍了,没说话,返回北京,这笔帐先记下。9月,我再次悄悄离开北京,趁那个守门的不在时溜了出去,并用一个宦官将那个官员举而代之!我命令他:“你给我守在这里,不许放那些文官追出来!”练兵千日,这一次巡幸,终算有了用武之地 —— 我成功地将鞑靼小王子伯颜猛可击退!这也是本世纪明军唯一一次赶走蒙古突击部队!但是,那帮文官居然不肯表扬我,他们的理由是:“鞑靼人只有16人战死,而我军伤亡了600人!这算哪门子胜利?!”算了,我不与他们计较。无论如何,“威武大将军朱寿”这个名号是我用身家性命闯出来的,必将名垂千古!


还想游宣化                                  151887

第二年秋天,我想再次巡幸去宣化,进行生命中的第三次壮举。文官们又开始阻拦。要知道,一只蚊子的嗡嗡声是很烦人的,更何况,我身边有一堆蚊子!我叫他们写一封公函,封一个叫朱寿的人为威武大将军,朱寿其实是我给自己取的名字,但我对他们说:“这个将军是某个人,而不是皇帝我。”相信我,我并没有人格分裂,他们也知道朱寿就是我,只是觉得我这种做法很荒诞,但又不便点破。抗议之声是无用的,再过一段时间,我就正式封自己为镇国公,一年的工资为五千石米,大举公费旅游去也!接下来,我还会封自己为太师。这帮傻B,他们谁都没有我的官大!


关于爱情                                     1518115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晋王府的一个乐工的妻子刘氏。我准备明年让她成为我的爱妃,让底下的人称她为“刘娘娘”,那可是专用于皇后的称谓。


要搞形象工程                                 1519215

我知道自己的伟大、英明不逊色于我所崇拜的祖先,但是,我还需要证明给我的臣民看,我要开疆拓土,平息叛乱,反正,我要搞些形象工程。


反了,真的反了                               1519715

宁王朱宸濠居然发起暴乱了!宁王的暴乱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尽管有很多人跟我说宁王在组织他的军队;宁王在他的封地作威作虎;宁王跟强盗勾结等等,我都置之不理,有什么大不了的,没点特权,不干点坏事,不白当一回皇亲国戚了。但真犯上作乱就是原则问题了,必须坚决镇压!


打宁王去                                     1519916

我得知宁王叛乱的确切消息,本来我准备亲自出征,将这个躁动的小人拿下。但是今天就接到王守仁的一份报告,说他已经将宁王拿下,要求同意他押送宁王回北京。我很不高兴!我刚才致信王守仁:将宁王放了,我要亲自捉拿他!


战斗札记                                     1520918

王守仁在大家的劝说之下把宁王放了。今天张永将宁王押到南京,开辟出一个广场,然后把宁王身上的枷锁取了,让我指挥三军,鸣金玫打,再将宁王捉拿归案。一整天,我都很开心,我向他们证明了自己的神勇和伟大。


写给博友们                                    1521121

这次回京的途中,我因为喝多了酒从船上跌落到水中,然后染病。我觉得我快要死了,我TMD31岁啊,这很可能是我最后一篇博客,希望大家记得回忆和崇拜我。

  评论这张
 
阅读(138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