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历史》杂志——官方博客

欢迎访问《新历史》网站www.historynew.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历史》是一本关注历史新知的文化杂志,既不同于书斋里严肃晦涩的学术期刊,更不同于车站地摊摆放的野史八卦,她将秉承“全球视野,轻松讲述”的办刊理念,立足读者,贴近现实,以全球化的视野解读人类的历史,在通俗历史杂志领域开辟和引领历史文化的新读法。

网易考拉推荐

从奴隶到总统——(三)哪个南方更真实?  

2008-11-09 13:42:57|  分类: 特别策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同的奴隶主对待奴隶有很大差别,即使在同一个种植园内部,这种差别也存在。

 

 

《飘》PK《汤姆叔叔的小屋》

/郑忠明

 

温馨的南方

“一阵懒洋洋的睡意向人群袭来。黑人们慢悠悠地收拾长桌上的残羹剩菜。谈笑声渐渐低沉。大家都在等待女主人来宣布结束野宴活动。棕榈扇子摇得愈来愈慢,有些先生由于炎热和吃得过多,打起瞌睡来。大野宴已经结束,所有的人都要趁太阳正旺的时刻休息一下了。”

这是小说《飘》中对南方人平时闲暇时集会生活的描写,是不是感觉很田园很浪漫很温馨?

小说中,黑人与主人之间嘻嘻哈哈是很平常的事,甚至私下里还会在主人面前看不起其他的小农场主,说他们坏话。看看奴隶吉姆斯和主人间的对话就知道了:

“少爷们想到温德先生家去吗?”吉姆斯问。“要是您想去,您就吃不上好晚饭了。他们的厨子死啦,还没找到新的呢。他们随便找了个女人做吃的,那些黑小子告诉我她做得再糟不过了。这帮下流坯穷白人,还买得起黑人?”吉姆斯的口气中充满蔑视。

“你说这话,看我剥你的皮!”斯图尔特厉声喊道。“你怎么能叫艾布尔·温德‘穷白人’呢。他虽然穷,可并不是什么下流坯。任何人,无论黑人白人,谁要是瞧不起他,我可决不答应。全县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要不军营里怎么会推举他当尉官呢?”

“俺可弄不懂这个道理,”吉姆不顾主人的斥责。“俺看他们的军官全是从有钱人里边挑的,谁也不会挑肮脏的下流货。”

 

罪恶的南方

然而在《汤姆叔叔的小屋》里,主人和奴隶的关系却远没有那么和谐。

在小说中,即使是碰到一个好主人,许多奴隶还是会想尽办法逃亡。他们更不可能像吉姆斯那样和主人谈笑风生、家长里短。奴隶主雇佣专门的人抓逃奴,并且往往只为了抓住逃奴泄气,哪怕带回来一颗头颅。在一张抓捕逃奴的清单上写着:巴尼斯——希尔比郡——吉姆,男奴,三百美元,死活都行;艾德吾德夫妇——狄克和鲁西,六百美元;女奴波利和两个孩子——六百美元,活捉或取她的头。

比起《漂》来,《汤姆叔叔的小屋》更加推崇奴隶对主人的反抗,即使这个主人相对善良。小说的结局清楚表达了作者的观点,逆来顺受、听从奴隶主摆布的汤姆难逃死亡的命运,而敢于斗争的乔治夫妇得到了新生。

 

道格拉斯所经历的南方

小说的作者往往都有强烈的主观情绪。而黑人领袖道格拉斯早年的奴隶生涯,或许可以让我们了解到一个更真实的南方。

道格拉斯最先在安东尼家做奴隶,这个主人对他相当和蔼,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安东尼就是他的父亲。道格拉斯曾回忆道:“他常常像父亲一样牵着我的手,拍拍我的头,用一种柔和的口吻和我说话,还把我称作印第安小孩。”

在道格拉斯被送给索菲亚后,索菲亚也把他当自己的孩子对待。道格拉斯第一次见她时,依照庄园的习惯低着头,她就对他说:“抬起头来,孩子,别害怕!”还让道格拉斯在桌子旁边吃饭,睡自己单独的小房间。

可是,这样的好景被一件事情破坏了。一次,道格拉斯看到女主人读《圣经》,便央求索菲亚教自己识字。她痛快地答应了,她为他的进步感到高兴,便告诉了丈夫。不料丈夫休·奥德十分愤怒,“要是你给黑鬼一寸,他就会进一尺,黑鬼除了懂得服从主人,别的是不必知道的。如果你教会他怎样读,他就会想知道怎样写,在这完成之后,他自己就会跑掉了”。休说得很对,后来的发展也是如此。

1833年,道格拉斯又被卖到托马斯家,在这里,他的好运到了头。以前受过的较好待遇,使得道格拉斯毫不掩饰对托马斯家食物的不满,还拒绝称呼托马斯为“主人”,这惹恼了托马斯夫妇,更使托马斯不能容忍的是,道格拉斯居然办了一所主日学校,教有色人孩子识字。于是,托马斯领人捣毁了学校,并警告道格拉斯“小心点”。

后来,忍无可忍的托马斯把道格拉斯送到有“驯奴师”之称的爱德华·科维那里。

科维在道格拉斯到来的第三天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大清早让他去树林里装一车木柴回来,科维故意派给道格拉斯一对野性未驯的牛。道格拉斯未赶过牛,结果如科维所料,牛受惊了,碾坏了林子的木门,道格拉斯还险些丢掉了性命。科维不仅不同情,还扯下道格拉斯的衣服,用鞭子抽打,直到抽坏所有的树枝。道格拉斯背上肿起的鞭痕有小指头粗,好几个星期才消退,但疤痕却长久地留下了,成为此后道格拉斯控诉奴隶主的罪证之一。之后,残酷的惩罚时有发生。有一天,科维乘道格拉斯喂马料时抓住他的双脚,把他拖到地上,准备用绳子捆起来。但道格拉斯反抗了,他狠狠地掐住科维的喉咙,同时设法站起来。他们在一起扭打了近两个钟头。最后科维只好放了他,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打过道格拉斯。

183893,道格拉斯开始逃跑,他好不容易搭上了开往费城的火车,第二天到纽约,从此投入了自由的怀抱。

 

 

美国水彩画《老庄园》,画中奴隶载歌载舞,显得和谐温馨。

 

真实的南方

道格拉斯的经历说明,在南方,不同的奴隶主对待奴隶有很大的差别,即使在同一个种植园内部,这种差别也存在。

大种植园里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奴隶,家奴和一般奴隶。前者受到主人宠爱,经常随主人外出旅行,而且在吃穿受教育方面都占到一些好处。道格拉斯在索菲亚家里时,就是家奴。

而田地里的一般奴隶就没那么幸运了。尤其是在收获季节,种植园主急于把庄稼收到手以免作物遭到暴雨袭击。在这种情况下,奴隶主几乎是惨无人道地驱使着奴隶。在1830年的密西西比州,有14个奴隶一天当中每人平均摘棉323磅,而一个正常成人奴隶一天最多只能摘150磅。路易斯安那的甘蔗种植园里,奴隶在收获季节每天劳动十八至二十小时是很平常的事。

大多数奴隶依然过得十分悲惨。

白人总是认为黑人是一个十分懒惰,缺乏进取心的种族。这种看法使得黑人的处境更艰难。一般稍大一些的种植园都雇有监工,而有监工的种植园都是野蛮暴行最集中的地方,监工的权力几乎是无限的,可以对奴隶任意鞭打。因为这些奴隶不是自己的财产,所以他们下手毫无顾忌。等事情闹大了,白人奴隶主才不得不出来阻止。监工里也有一些黑人,他们因为表现良好被主人“提拔”,这使其他奴隶感到愤怒,他们把这个监工看做叛徒。让人意外的是,南方不仅有黑人监工,还有黑人奴隶主。

2004年获得普利策文学奖的小说《已知世界》,便讲述了一个真实的黑人奴隶主故事。该书揭露的鲜为人知的历史现象,让人震惊。

“亨利在他的主人罗宾家里是一个值得称耀的人物,贴身服侍罗宾老爷,使得他觉得自己和其他黑奴不同,也使得他相信奴隶制度的自然等级和必要。在他长大以后,他的父亲为他赎了身。于是他得以从罗宾老爷那里买来黑奴开始拥有自己的奴隶种植园。亨利不是曼彻斯特镇上唯一的黑人奴隶主。在曼彻斯特镇这个已知世界中,那里有好几个黑人奴隶主,其中包括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黑人女教师。种族、家世、教育,在这里都变得无关紧要,制度成为最强大的力量,完全可以左右各种各样不同的人俯首贴耳地按照一定轨迹运行。”

  评论这张
 
阅读(9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