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历史》杂志——官方博客

欢迎访问《新历史》网站www.historynew.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历史》是一本关注历史新知的文化杂志,既不同于书斋里严肃晦涩的学术期刊,更不同于车站地摊摆放的野史八卦,她将秉承“全球视野,轻松讲述”的办刊理念,立足读者,贴近现实,以全球化的视野解读人类的历史,在通俗历史杂志领域开辟和引领历史文化的新读法。

网易考拉推荐

从奴隶到总统——(一)要钱,还是要良心?  

2008-11-09 10:06:02|  分类: 特别策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有过不光彩的蓄奴史,然而美国历史上同样有一股强大的反奴隶制力量,北美大陆的白人移民最初并没有蓄奴,在奴隶制形成直到被默认的历史进程中,很多白人始终纠缠在道德自疚与利益冲突之中不能自拔。而这样的历史,往往容易被我们忽略。

 

 

/赖捷

 

“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造物者创造了平等的个人,并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读过一些历史的朋友或许都知道这段话来自《独立宣言》,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一段话受到如此多人的推崇与热爱。它鼓舞着巴黎人民在13年后发出了“自由、平等、博爱”的呐喊,还鼓舞着今天第三世界国家的人们,去追求平等、自由与富足。

不过,你也可以认为那是虚伪的,因为《独立宣言》的制造者们,自己就干着剥夺他人自由和平等权利的勾当。备受美国人尊敬的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以“不自由,毋宁死”一语流芳世界的帕特里克·亨利,《独立宣言》的起草者托马斯·杰弗逊,他们都曾蓄奴。

我们进而可以认为,《独立宣言》是骗孩子的小把戏,美国白人奴役黑人长达两百多年,还有资格讲平等自由?原来美国人在世界上搞双重标准,从200多年前就开始了。

然而,历史远远不是道德是非判断那么简单。尽管有过不光彩的蓄奴史,美国历史上同样有一股强大的反奴隶制力量,北美大陆的白人移民最初并没有蓄奴,在奴隶制形成直到被默认的历史进程中,很多白人始终纠缠在道德自疚与利益冲突之中不能自拔。而这样的历史,往往容易被我们忽略。

乔治·华盛顿在种植园里指挥黑奴劳动。

一开始并不是奴隶

一切还得从头说起。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在众多移民之中,北部新英格兰地区的英国清教徒,是美国精神的主导。说来让人匪夷所思,清教徒之所以远赴重洋,动机不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在新大陆建立一个信仰自由的乐园,传播文明火种,为上帝增添荣耀。今日闻名世界的哈佛大学,就是他们在饥寒交迫,立足未稳时建立的。这些有着极高道德理想追求的人,压根没有想到数年后会与“蓄奴者”这个词发生什么联系,在他们的祖国,更没奴隶制传统。

在他们到达北美前不久。16198月,约20名黑人被一名荷兰船长带到了詹姆斯敦,这是史料记载的第一批到达新英格兰地区的黑人。两个原本毫不想干的群体就此相遇。读到这里很多人也许会认为,这20多名黑人便是北美大陆的第一批奴隶。事实却并非如此,在抵达北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黑人都不是奴隶身份,而和白人契约工的地位相当。在16231624年的两次人口统计中,他们被列为“仆人”。他们在契约期满后便可获得自由,有的甚至分到了土地。一开始,英国人除了对他们的肤色感到不适应、反感以外,并没有其它举动。

 

为什么要蓄奴

那么,为什么后来白人改变了主意,建立奴隶制呢?其中原因很复杂,但归根结底是一点——利益驱动。

1620年,当第一批前往新英格兰的移民乘坐五月花号到达时,时间已是冬天,刺骨的寒风侵袭着空无人烟的新大陆,将近三个月在茫茫大西洋上的漂泊,已使得这102名清教徒疲惫不堪。眼前这般情景,更让绝望情绪迅速蔓延,内心中对宗教理想的追求迅速被更加现实的生存考验所替代。到处都是可猎取的野生动物,然而他们缺乏足够的工具和体力,谁是谁的猎物还是未知数。他们从英国带来了足够的钱,可钱又有什么用呢?土著还停留在以物易物的时代,花花绿绿的票子,真能从印第安人那里换来皮袄和烤乳猪吗?毫不夸张地说。对于移民来说,除了内心里还保留着文明世界的火种,他们的周遭和原始社会没什么两样。仅仅一个寒冷的冬天后,就有58人死了,再过半年,最初的102人只剩下了44人。

后来的移民虽然条件有所改善,但大体情况相当。那时,一个移民家庭要想生存,最重要的资源是什么呢?不是工具、不是技术、更不是存款,而是人力。我们想象原始社会的情景就能明白:人多力量大,至少在殖民地的草创时期是一句真理。随着移民潮的兴起,廉价劳动力的需求就越来越多,从而催生出了奴隶制。弗吉尼亚成为第一个将奴隶制合法化的殖民地。

但这里仍有个疑问,为什么是黑人成为了奴隶,而不是欧洲人、印第安人?很多人认为,这是因为他们与众不同的肤色,白人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其实,这个原因不是主要的。

早在英国人向北美移民前,黑人奴隶贸易便已经开始了。16世纪初,随着新航路开辟和海外殖民地扩张,西班牙、葡萄牙殖民者便从西非沿岸将黑人运送到南美和加勒比海地区。到了17世纪初,英国移民来到北美时,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仍主导着大西洋的奴隶贸易。换一句话说,对于那些想要寻找充足廉价劳动力的移民们来说,黑人奴隶已经是现成的了。至于为什么同样是弱势群体的印第安人没有成为奴隶,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在移民们看来,习惯于游猎生活的印第安人,根本无法适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种植园生活,劳动效率低下。

 

反对的声音

利益驱动着移民建立奴隶制,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在利益面前,放弃了对道德的追求和人性的反思。1640年,北方的马萨诸塞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个叫史密斯的船长去非洲西岸送货,这本是一趟平平淡淡的旅途,然而不知怎么的,船长回程时突发奇想,决定抓几个黑人回北美出售。为了赚取最大利益,省下一笔中介费,他没有去当地的奴隶交易市场,而是亲自去抓捕,他带了几个船员,突袭了一个小村落,那些毫无防备的黑人,立即成为了战利品。在当时,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非洲西海岸每天都有这种悲剧发生,连黑人自己也参与其中。然而,船长却没能实现发财美梦,非但没有暴富,回到马萨诸塞后的史密斯立即遭到逮捕,马萨诸塞当局将黑人释放,并用公款遣送回非洲。

马萨诸塞如此善待黑人,绝不是为给自己立个道德牌坊,做秀给后人看。其实在当时,反奴隶制的思想已在居民和官员中形成了共识。马萨诸塞是清教徒聚居地,前文已说到,清教徒是怀着虔诚的宗教理想而来的,如果没有这种理想,他们大可不必跋山涉水。这种宗教理想,就包括了对人人平等、自由的追求。

不仅是马萨诸塞,在奴隶制形成的过程中,北方很多州都曾激烈反对。如教友派控制的宾夕法尼亚,相对清教徒,他们对平等的追求更加强烈。他们曾在一次会议上发出这样的宣言:我们反对这种针对人的肮脏交易,他们是黑人,但是我们无法想象,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就有更大的权利令他们为奴,就像我们对其它白人,也没有这种特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对不同肤色、不同辈分、不同血统的人都应该一视同仁。

   

英国人的阻挠

按理说,既然反对奴隶制已有了一定社会基础,那么它的废除便是顺理成章的事,但在独立之前,北方各州不可能做到,最大的阻力,还是利益。

1712年,宾夕法尼亚通过一项法案,决定对进口奴隶课税,这是第一个以奴隶制不道德为由而对其进行惩罚性课税的殖民地。也许有人会问,既然反对奴隶制,为什么不干脆直接禁止。其实,宾夕法尼亚有自己的苦衷。1712年时,各殖民地尚未脱离英国,独立战争是半个世纪后的事了,那时各殖民地压根儿还没有闹独立的思想,他们的命运还在英国的掌控中。而英国政府,恰恰是继西班牙和葡萄牙人之后,大西洋奴隶贸易的最大获益者。

1662年,看到奴隶贸易有利可图的查理二世,颁布特许状给“皇家非洲贸易公司”进行奴隶贸易,这迅速成为英国政府的主要财政收入之一。可想而知,假如宾夕法尼亚强行禁止奴隶制,会有什么后果。即使是1712年通过的那项不那么激进的法案,也被英王下令不许实施。除了宾夕法尼亚,马萨诸塞也有类似命运。在这之后的几十年里,北方各州的清教徒们不断通过立法方式,挑战奴隶贸易,然而每次都遭到失败。有意思的是,这种情况到独立战争后得到改变,因为殖民地独立了,英国管不着了,于是美国北方的大多数州顺利地废除了奴隶制。奴隶制只在南方几个州继续存在。

 

如何摆脱道德焦虑

我们已知道,在奴隶制问题上,白人始终面临着道德与利益的煎熬。北方多数清教徒反对蓄奴,自己也不蓄奴。当然,也有很多人自己蓄奴,并且从来不觉得在道德上有任何愧疚,这些人主要存在于南方。为什么南北有这么大的区别呢?简单来说,北方的移民,都是一些政治、宗教移民,他们原本的社会地位就较高,道德追求也较高。而南方的移民主要来自英国下层社会,甚至是一些穷凶极恶的罪犯,这些人不讲什么道德仁义,来北美只是为混口饭吃。最典型的是佐治亚州,英国政府成立这个州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最穷的人移居至此,一方面给他们致富机会,一方面摆脱沉重的负担。历史证明,这个州成为了奴隶制最坚定的捍卫者。

在这两种人之外,还有第三种人,这种人最麻烦,也很难理解。他们内心里认为奴隶制是不道德的,却仍做着奴隶主。本文开篇提到的帕特里克·亨利就曾忏悔道:“有谁相信我是购买奴隶的奴隶主?没有奴隶,生活将有许多不便,这个事实使我成为奴隶主,但我无法证实它的合法性。”而乔治·华盛顿在宣布自己死后将释放奴隶时说:“在我满头白发之前,我将非常高兴地看到这些奴隶已不再是我非常棘手的财产了。”

理解这种矛盾并不难。虽然基督教中上帝是不允许奴隶制的,但在实践中,移民们却变着法子找到了一个符合上帝要求的理由。

弗吉尼亚是一个有意思的例子。这个州的很多奴隶主,就是典型的第三种人,华盛顿就是弗吉尼亚人。巧合的是,这个州在地理上也位于南北交界。很多弗吉尼亚人对蓄奴感到良心不安,可又无法抵御利益的诱惑,于是他们在立法中规定:该州居民不得从非洲沿岸进口或直接拐卖奴隶,只能从南美或加勒比海进口“二手奴隶”。在弗吉尼亚人看来,假如自己没有像葡萄牙人那样,到非洲沿岸直接用武力强迫自由黑人变为奴隶,就能减轻不少道德罪恶感。因为当他们购买黑人时,他们已是奴隶身份了,自己只是将他们换了一个工作地点而已。这颇能代表当时很多州蓄奴者的思维。史密斯船长之所以被逮捕,很大原因就是因为他直接用武装去掠夺。这种逻辑看似虚伪,但在当时,这种对人性的理性反思其实十分罕见,只要对比一下我们就能发现:我们很难在史料中,看到曾经参与过奴隶贸易的西班牙人、葡萄牙人、阿拉伯人、非洲的土著酋长们,有过类似思考。微不足道的进步也是一种进步。

1858年,20名来自OberlinWellington地区的白人公民合影。他们被指控协助黑奴John Price逃往废奴区。

 

北方为什么妥协

独立战争前,这种道德与利益之间的矛盾,仅仅是各个殖民地内部的事,但自合众国诞生之日起,这种矛盾便迅速扩大,成为关系着美国前途命运的问题。

很多人至今无法原谅建国之时北方对奴隶制的容忍。其实,托马斯·杰弗逊在起草《独立宣言》时,曾写下了谴责英王参与奴隶贸易的内容,虽然没有明确要求废除奴隶制,但它一旦通过,就将作为美国这个新兴国家的根本精神原则,从而使得蓄奴者时时刻刻面临巨大舆论压力,奴隶制废除便是迟早的事。南方各州当然不愿束手就擒,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经过激烈争辩,大陆会议最终决定删除这部分内容。很多人认为北方的妥协是意志不够坚定的结果,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北方坚持废奴,南方便极可能从这个联合体中分离出去,这种矛盾也会被英国人利用。本来各殖民地联合起来都无法抗衡强大的英国,如今再分裂,美利坚合众国必定胎死腹中。在现实的政治利益面前,北方妥协了。这对黑人来说很残忍,他们都没有资格参与到这种讨论中,命运就被决定了。然而,政治就是如此,在利益面前,道德与理想往往只能暂处下风。

然而,只要这种对人性的思考没有终止,只要这种自觉性的道德反思广泛的存在于民众之间,在解决奴隶制问题的历史进程中,就始终会存在一股强大的道德舆论推力。事实证明,没有这种力量,林肯总统无法获得北方民众的支持,打赢那场战争;马丁·路德·金也不可能赢得多数白人的同情和鼓励,从而制造出一场撼动全球的黑人民权运动。

 

  评论这张
 
阅读(717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