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历史》杂志——官方博客

欢迎访问《新历史》网站www.historynew.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历史》是一本关注历史新知的文化杂志,既不同于书斋里严肃晦涩的学术期刊,更不同于车站地摊摆放的野史八卦,她将秉承“全球视野,轻松讲述”的办刊理念,立足读者,贴近现实,以全球化的视野解读人类的历史,在通俗历史杂志领域开辟和引领历史文化的新读法。

网易考拉推荐

从奴隶到总统——(六)“投降派”是怎样炼成的  

2008-11-11 09:23:55|  分类: 特别策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但在内战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黑人面对新的不平等和压迫,并没有表现出强烈的斗争意识。相反,主张向白人妥协的布克·T·华盛顿,成为了那个时代最具影响力的黑人领袖。也许在当时,“哪里有压迫,哪有就有妥协”更像是一句真理。

 

 

 

                                      ■布克·T·华盛顿,美国政治家、教育家,黑人运动领袖。

                                    他在为黑人争取自由平等的过程中更注重实际,主张通过工

                                    业技术教育培养黑人的谋生技能,以便使他们能够在社会上

                                    得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赖捷

 

不做奴隶了,我们做什么?

对于布克·T·华盛顿和他的400万黑人同胞来说,一切都变了,一切又都没有任何改变。

186311,由合众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颁布的《解放黑奴宣言》就将正式实施。从此以后,他们在法律上将不再是奴隶,延续了200多年的奴隶制度寿终正寝。

然而这一年对于稚气未脱的华盛顿来说,似乎并不意味着崭新生活的开始。经历了短暂的兴奋和快乐后,他和相依为命的母亲不得不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不做奴隶了,靠什么生活?联邦官员到布拉夫斯庄园宣布《解放黑奴宣言》的那一天,华盛顿的那些黑人叔叔们,都跑去了镇上找工作,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城里根本没有适合他们做的,他们不得不又回来。

这样的问题困扰着多数黑人。长期单一的种植园劳动使得他们根本不具备熟练的工业技能,以便受雇于资本家。假使他们想自主创业,也苦于没有资金和土地。联邦政府在解放黑人奴隶时,并没有将奴隶主们的财产作为补偿分发给黑人。出于无奈,多数黑人不得不重新回到种植园,接受苛刻的条件,成为了佃农,这多少还是比做奴隶好一些,至少表面是这样。不幸的是,内战后,世界棉花价格持续走低,种植棉花的收益大大下降,缺乏管理经验的黑人佃农第一次体会到了自主经营的巨大风险。

华盛顿还算幸运,内战后,他的母亲带着他来到了一个叫摩尔登的小镇,投靠做矿工的丈夫。这既增加了华盛顿的见识,也解决了母子俩的生存问题。

  

做不了革命者,就继续做奴隶

在那个充满变革气息的年代,有两件事情让日后成为美国黑人领袖的布克·T·华盛顿终生难忘。第一件事是当北方军打入布拉夫斯庄园时,一个黑人替主人将财产藏了起来,在联邦军官的再三盘问下也不愿泄露。第二件事是,当周围的黑人在欢呼自由时,他注意到庄园主夫妇的脸上并没有仇恨与愤怒,而是哀伤与愁苦。幼小的华盛顿意识到:原来有很多黑人无意去反抗他们的主人,而且白人中也有好人,也有对黑人不抱敌意和仇视的人,至少,他的主人就是这样。

内战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白人奴隶主与黑人奴隶的关系呢?18644月,隆冬,奥尔斯顿一家逃离了庄园,他们无法再忍受北方士兵的傲慢与无礼,他们搜走一切值钱的东西,还鼓励奴隶起来造反。在他们离开之前,庄园仓库的钥匙已经掌握在黑人工头雅各布大叔手里,要是在平时,他们根本不必对此担心。但现在,大叔还会那么听话吗?1865年夏天,内战终于结束了,他们兴冲冲地赶回了庄园,忐忑不安地在没上锁的屋子里过了一夜,他们没有任何安全保障,如果庄园上的奴隶要造反,就只能认命了。然而,当第二天清晨他们醒来时,雅各布大叔已经出现在门口,将钥匙退还给了主人,一句话也没有说。

内战后白人们很快发现,尽管有零星的暴力抢夺白人财产的事件,但多数黑人像布克·T·华盛顿那样,并没有什么“革命性”。黑人总是逆来顺受,况且,美国社会的所有资源都掌握在白人手中,黑人想要反抗,无异于以卵击石。在当时,鼓吹暴力革命的黑人领袖并不吃香,历史给华盛顿提供了一次成为“另类黑人领袖”的机会。

 

做不了公民,做人也不行

可是,黑人的软弱没能换来白人的妥协,南方白人还是不能接受黑人将要在政治和社会地位上与他们平起平坐。他们制定了一系列法律,在公共场合把黑人隔离开来。

除了隔离,南方白人一想起那些没有多少文化的黑人要参与这个国家的治理,就怒不可遏,于是想出一招儿。他们规定:黑人在投票时,必须要回答几个有关美国宪法的问题。这招很损,按道理说,一个公民要履行权利,确确实实有义务对国家的政治制度有基本的了解。问题是,那些刚获得解放的黑人,几乎目不识丁,让他们回答诸如宪政制衡原理这样的问题,更是天方夜谭。

假使布克·T·华盛顿不是在少年时幸运地读了些书,他也回答不出这样的问题。华盛顿随母亲迁徙到了摩尔登后,小镇上的黑人居民决定筹款聘请一位教师,为孩子们扫盲。的确,要理解美国宪法精神,得先能认得宪法上究竟写了些什么。当然,华盛顿并不满足于识字,1872年秋天,他带上一些简单的行李,告别母亲,前往汉普顿求学。此时,黑人群体开始普遍重视教育,黑人学校大量出现、

然而,南方的极端种族主义分子连这条路也要给黑人堵死。在阿拉巴马州,为了阻止黑人学习知识,以免他们将来能和自己平起平坐地讨论问题,3K党吊死了一个老师和四个黑人学生,以示警戒。1869年,仅仅在田纳西州就有37所黑人学校被烧毁。恐怖气氛在南方不断蔓延,到处都是私刑,时常都有一些黑人莫名其妙地永远消失在了街坊邻居的视线中。

在内战前,南方黑人还不至于面临这么危险的境地,那时他们被当成奴隶主的私有财产,主人对自己的财产多少还是有些爱护的。而内战后,脱离了这一层关系的黑人,又得不到法律的实际保护,犹如脱离了牧羊人的绵羊,任人宰割。听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地开始议论这些恐怖事件,布克·T·华盛顿陷入深深的思考:黑人究竟要怎样做,才能既不得罪白人,又能求得生存,最终实现平等?

 

 

                                  ■19世纪70年代,3K党对黑人施暴,恐慌和危险使黑人们的处境

                               甚至比当奴隶时还不如。

 

不做公民,要做工人

这时,在汉普顿求学的他,遇到了阿姆斯特朗——这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一个人,这一年,华盛顿才16岁。汉普顿学校由联邦政府所属的“自由人局”建立,资金主要来自北方慈善家,为南方黑人提供免费教育,所有教师来自北方。阿姆斯特朗是这个学校的首任校长,这个出生于夏威夷的白人,对黑人的遭遇有极大同情心。内战时,他是联邦军队的少将,内战后,他受雇于“自由人局”,为黑人提供教育、就业方面的帮助。然而,阿姆斯特朗对“自由人局”解决黑人问题的思路并不认同,他认为为黑人提供教育必须“授之以渔”而非“授之以鱼”,不能仅仅教会黑人学生识字,更重要的是教会他们谋生的技能。当时,“自由人局”里面有些激进派,主张黑人应努力地去争取政治地位和权利,如参加选举、集会等,去推翻“隔离但平等”的政策。

阿姆斯特朗对这些主张嗤之以鼻,在他看来,黑人目前没有必要去追求政治权利,这只会加剧南方人的镇压,反而使黑人的境况更糟糕,这也会引起一些北方同情者的反感。他认为,黑人的当务之急是谋生,因此必须给他们提供工艺技术方面的教育,使他们成为产业工人。此外,阿姆斯特朗还认为黑人不应该不切实际地去学习政治、哲学、法律等知识。因为在当时,即使是一些北方人也还无法容忍黑人做律师、医生、新闻等“体面职业”, 成为美国的中产阶级。密西西比的种植园主瓦达曼在评价北方资助南方黑人教育时就曾说过:“他们送来的不是资金,而是炸药。这种教育正在毁灭我们的黑人,他们正在要求平等!”瓦达曼的看法,代表了很多南方人的观点。

布克·T·华盛顿深深认同阿姆斯特朗的主张,比起他的老师,他还更多地从黑人自身找原因。在他看来,由于长期生活在奴役下,黑人既没有文化知识,也缺乏政治意识,并且道德观念很薄弱,这点尤其让一些白人反感。黑人群体自身的素质,让他们还不足以与白人在实际社会生活中平起平坐。相反,如果使黑人成为高素质的产业工人,不但能消除南方的排斥,提高黑人生活水平,也会受到北方工业家们的热烈欢迎。当然,也有人批评华盛顿此举是在以黑人的前途为筹码,换取自己在北方的政治影响力。

终其一生,华盛顿都希望能通过黑人自身的妥协,来换取白人同情者的广泛支持。这或许也和他童年及少年时代的经历有关,如前文所述,在很小的时候,华盛顿已经隐隐约约地感觉到:黑人无意去反抗,白人中也有好人,激烈的反抗,只会导致两败俱伤。

1881年,华盛顿在塔斯克基创办黑人工艺技术学校,大力推行阿姆斯特朗的“工艺教育”思想。他在创办这所学校时反复强调,黑人来这里学习不是为了要和白人争什么,而是要学习工艺技术去服务白人社区,改变黑人的一些不良生活习惯。在华盛顿看来,必须要使白人意识到黑人教育是有利于自己的,这种教育才能勉强持续下去。华盛顿创立塔斯克基学校之初,曾不断遭到骚扰,而当他向白人阐明教育的目的后,学校反而得到了当地白人的支持。

 

做一个黑人,做一个“黑人中的白人”

当时也有很多黑人反对华盛顿的主张,他们认为,华盛顿的做法只能使黑人永远都处于“准奴隶的地位”,尽管生活有所改善,但社会地位永远低人一等,黑人永远不会进入主流社会。对此,华盛顿也有自己的解决方法。

在华盛顿前往汉普顿求学之前,他曾在鲁夫纳家做杂活,这个鲁夫纳是个清教徒,待人刻薄、要求严格,很多仆人都受不了她而离去。果然,华盛顿来到鲁夫纳家不久,就被要求把庭院草坪修剪得整整齐齐,把屋内家具擦洗得一尘不染,把各种工具按大小型号一一排好。鲁夫纳夫人对任何一处灰尘、任何一处污渍都不能容忍。鲁夫纳的严厉很快就让华盛顿吃不消,但是他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鲁夫纳恩准华盛顿在空余时间去学校,二是允许他将水果拿到市场上去卖,作为生活补贴。但更重要的,是鲁夫纳一家人身上的那种清教价值观深深地吸引了华盛顿,尽管他们对人严厉,但他们工作勤奋、生活节俭、干净整洁、行为得体,他们既追逐财富,又不沉迷于财富。这让他联想起自己幼年时候的经历,那时他和母亲、妹妹住在一个简陋的小屋里,由于贫穷,他们鲜有时间关注个人卫生,但在白人看来,贫穷并不是不讲卫生的理由。在布拉夫斯庄园里,白人们也总是认为黑人的本性就是懒惰而缺乏进取心的。

在清教徒价值观影响下,华盛顿意识到黑人想要取得平等的地位和真正的公民待遇,就必须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得到以清教徒为主体的白人社会认同,按照清教徒的标准改造自己。

他试图在自己创办的塔斯克基学校中,向黑人同胞灌输这一价值观。他要求所有黑人学员穿戴整齐,办事准时准点、为人细致周到,他还禁止学员和教工抽烟、酗酒、打牌。在他的奔走与呼吁下,越来越多的黑人开始认同他的办学理念,到塔斯克基来求学。华盛顿逐渐成为内战后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黑人领袖。他自己,已完成了从一个黑人奴隶到美国主流人群的脱胎换骨。不过,也有很多人讽刺他,他的姓“华盛顿”就是一个可供攻击讽刺的例子。那时,有很多黑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姓名,独立战争后,为了纪念美国开国元勋华盛顿,纪念他对自由的追求和奋斗,他们就将自己的姓改成华盛顿,布克·T·华盛顿也是这样。殊不知,他们所崇拜敬仰的华盛顿也是一个蓄奴者。

  评论这张
 
阅读(8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